中国发出一声沉重的欢呼:计划终于被正名了一次_时时网

2018-11-02 12:35

  “举国体制”可以发挥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以相对较快的速度实现科研的重大突破。…在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的科技体制实行中央计划管理,其突出优点是能够将有限的资源向战略目标领域动员和集中,解决重大科技课题,被称为“举国体制”。

  原来如此,这个“举国体制”是计划经济的产物,来源于计划经济时代,而且被证明是极大地提高了新中国的科学技术水平的一个体制。

  当然,如果在“自由主义市场经济”指导下的体制机制,证明比这个计划经济在科学技术领域的体制机制哪怕有一点点“进步”,自由主义市场改革迷们是断然不会把他们患了“自由主义市场强直颈椎症”的脖子扭过来一下子的,那是很痛苦的事情,现在再痛苦也要扭过来了,因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药方,当年就是拿来质疑计划经济的,也是拿来推倒计划经济的。

  通过30年的检验,“真理”出来了,就是“重新”,但是,“重新”这个石头,摸的时间太长,呛水的次数太多,呛水可以吐出来,时间却再也找不回来了。

  在《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共提出的16个重大专项中,大型飞机,载人航天与探月工程,是排在前面的,但是,二者的命运是不一样的。

  客观地说,是两条不同的发展路线的比较,或者说是较量,大飞机走的是“市场化”道路,或者曰叫做“市场换技术”的“新路”;载人航天走的是是“举国体制”道路,或者说走的是“计划经济的老路”,结果是“新路”完败,“老路”完胜。

  从杨利伟从太空成功返回的那一天,从翟志刚跨出太空舱、展开国旗的那一刻,就定格了这个较量的结果。

  应该说,中国的大飞机和载人航天都起步于70年代,央视数字频道“老故事”播发过一段纪录片,1970年代初期,中国已经开始选拔、培训航天员,还建造了诸如离心机之类的训练设备,后来因故中断。

  而同时起步的大飞机,也就是“运十”,却走到了胜利上天的那一刻,而运十不是简单地,就像去年被大举报道的支线飞机ARJ那样上天转一圈,而是飞遍了中国的大地。北京、合肥、哈尔滨、乌鲁木齐、广州、昆明、成都…都留下了运十辉煌的航迹。运十最壮观的试飞,是从成都飞西藏拉萨,解放后西藏开辟空中航线以后,由于飞机飞行高度的限制,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飞越”,而是在世界屋脊的众多高峰间“穿越”,运十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飞越。

  80年代初期西藏遭受严重雪灾,需要运送大批物资,运十受委托往拉萨运送救灾品,天天起飞,连续运转,连成都机场的人员都倍感惊奇“你们这是试飞还是值班?”,参与运十设计试飞的程不时教授得意地回忆,当时,在成都机场休息等飞机的民航飞行员们上机参观后,用愤怒的语气说“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不拿来我们飞!”。

  运十的命运急转直下,是因为一条“市场换技术”的路线的出现,基本的思路是:“三步走”,第一步是部分制造和装配麦道80/90系列飞机,由麦道提供技术;第二步与国外合作,联合研制100座级飞机,约在2005年服役;第三步是自行设计、制造180座级飞机,2010年实现。蹊跷地,就在中国有关部门与麦道公司签字“合作”之前,运十彻底下马。

  可惜的是,第一步、第二部始终迈不出去,因为一到关键的时刻,就被美国人、欧洲人给耍了,结果是显而易见的,现在中国天空上飞的大飞机,几乎全部都是美国的波音和欧洲的空客,大飞机的市场之门完全向美欧敞开,而中国人望眼欲穿的技术,却被死死地卡住见不到踪影。

  不无遗憾地说,就连现在已经“首飞成功”的ARJ,去年报道说今年要“交付五架”,但迄今为止,还未见到关于ARJ静力实验的报道,或者是草民检索不到?而当年,运十在上天之前的1978年11月23日,运十全机破坏试验取得圆满成功,加载到100.2%发生全机破坏,设计与实验结果精确吻合。

  不光是大飞机,汽车工业、电子工业,哪一个行业外国人“肯卖”产品给中国,中国的自有品牌就连同企业一起消失,最可笑的是,2001年,德国FAG轴承公司与西北轴承股份有限公司组建合资企业――富安捷铁路轴承有限公司。通过合资-控股-独资的“三步走”策略,该合资公司的技术、品牌、市场最终全部被德方控制。而在“合资”之前,西北轴承公司的铁路轴承占全国市场的40%,利润占全公司的40%。NXZ商标是国家驰名商标,利税是宁夏回族自治区的支柱大户,最可气的是,德国人直接把西轴的产品贴上自己的商标,卖给欧美客户。

  然而,载人航天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人家不肯卖,人家不肯卖,中国就自己造,结果就造出来了,同样,还包括中国的歼十战斗机、北斗卫星、预警飞机等等,只要人家不卖,自己自力更生就一定能够搞出来。也许正是从些实例中,“自由主义市场强直颈椎症”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再痛苦也要低下来。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举国体制是配套的,并非只是科研那么简单,还要有与之相适应的生产体系来支撑,说白了,要有公有制企业配套,也即是从上游到下游都是“举国体制”——计划体制。以经济利益最大化的市场体系,本来就是讲你死我活的残酷竞争的,配合只是一句奢谈。可能有人要提出发达国家来质疑了,而中国科技部政策法规司司长梅永红说:美国在实施曼哈顿计划、登月计划、导弹防御系统方面,日本在第五代计算机、电动汽车等方面都是采取了“举国体制”。

  摸出这块“重新”的石头,其分量是沉重的,其模的过程也是漫长的,但无论石头如何沉重、无论过程如何漫长,毕竟还是摸出来了,人们有理由发出一声沉重的欢呼:计划终于被正名了一次。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2018 美女图片 http://www.b1e.net/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