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科技 > 正文

刘华清女儿与张万年:张万年全歼越南女兵排事迹

[2020-01-14 15:29:19]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刘华清女儿与张万年:张万年逝世:彭德怀赞活地图曾全歼越南女兵排虽几经调整,目前的七大军区都已走过近60年历程。历任司令员们大多功勋卓著,留下许多感人故事。广州军区:黄永胜为首任司令,张万年威震越军广州军区负担着保卫祖国南大门的重任,黄永胜、李天佑(代司令员)、丁盛、许世友、吴克华、尤太忠、张万年、刘存智(代司令员)、朱敦法、李希林、陶伯钧、刘镇武、章沁生、徐粉林等先后任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

  刘华清女儿与张万年:张万年逝世:彭德怀赞活地图 曾全歼越南女兵排

  虽几经调整,目前的七大军区都已走过近60年历程。历任司令员们大多功勋卓著,留下许多感人故事。

  广州军区:黄永胜为首任司令,张万年威震越军

  广州军区负担着保卫祖国南大门的重任,黄永胜、李天佑(代司令员)、丁盛、许世友、吴克华、尤太忠、张万年、刘存智(代司令员)、朱敦法、李希林、陶伯钧、刘镇武、章沁生、徐粉林等先后任军区司令员。

  广州军区首任司令员黄永胜是湖北咸宁人,1910年生,早年参加秋收起义,随部队到井冈山,参加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和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他曾任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副司令员、司令员等职。解放战争中,黄永胜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衡宝战役等。在这之后,他来到华南,先后任第13兵团司令员、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等职。

  “文革”中,黄永胜任解放军总参谋长兼军政大学校长,参与了林彪篡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的活动,于1971年9月被撤职。 1983年4月,黄永胜在青岛病逝。

  广州军区历经多次经典战役,走出了一大批优秀司令员。曾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张万年就是其中之一。张万年1928年出生于山东一个贫苦农民家庭。 1944年,16岁的张万年开始了军旅生涯。解放战争时期,张万年屡建奇功。

  解放初期,粤东是台湾国民党军队破坏的重点地区。张万年随部队驻守粤东,先后参加了解放南澎岛战斗和东山岛战斗。 1956年6月,时任国防部长彭德怀和总参谋长黄克诚、副总参谋长陈赓到粤东视察部队战备工作。张万年对粤东地形、兵力部署和作战方案了如指掌,因此首长点名由他随同视察。视察中,张万年有问必答,准确无误。彭德怀非常满意,表扬张万年说:“你是个活地图。 ”

  1962年,张万年被任命为“塔山英雄团”团长。上任后,多数时间他都在连队蹲点。师长阳震后来回忆说:“他这个团长,你在机关里找不到他,要到连队去找。 ”

  1968年6月,在援越抗美前线作战的张万年被任命为陆军第127师师长,从广西移防河南,担负战略预备队任务。在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127师在张万年的指挥下,五战五捷,进展神速。 127师的战士曾在前线捡到越军的传单,上面用中文赫然写着“消灭127,活捉张万年”。

  战场上的张万年令敌人闻风丧胆,生活中的他待战友亲如手足。对越自卫反击战胜利在望时,张万年的部队奉命即将撤回,他与师政委蔡春礼商定要晚些再走。 “我想再到峙浪山烈士陵园去一趟,再跟他们告一次别。 ”张万年说。还没走进陵园,一眼望见新竖起来的墓碑,张万年就流下了眼泪。走进陵园后,已经泪流满面的他缓慢地走到每一块墓碑前,跟烈士们一一道别。直到天快亮了,张万年向最后一名烈士道了别,才返回。

  1982年,张万年任武汉军区副司令员。1985年,武汉军区撤销,张万年调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1987年被任命为广州军区司令员。1988年10月,张万年组织广州军区各机关进行协同作战演习,分析研究了世界上围绕海洋争端爆发的局部战争战例。

  1990年4月,张万年调任济南军区司令员,1995年9月,被增补为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1995年12月,被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 1997年9月,张万年当选为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1998年3月至2003年3月,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

  解密:1979年张万年下令摧毁越南女兵排

  1979年2月17日清晨,在中央军委的指令下,对越反击作战打响了,我边防部队在我军强大的炮火和坦克的打击掩护下,从广西云南两个大方向,以排山倒海之势,用强大的兵力,分成13路,跨越中越边境战线,向越军发起全面反击作战。

  我边防部队127师为东线战区第一路,从广西宁明县爱店镇边境战线上,向越方支马地区守敌,发起反击作战。经过几天的英勇善战,我师全歼驻防在支马地区16个高地的全部守敌,消灭敌人共计一个加强营,取得反击作战首战告捷。

  长条山位于越方支马地区和绿平县城之间,是敌方绿平县城外围驻点之一,一条简易的土面公路,从支马地区通向绿平县城,也是我军前进的唯一道路,重要道路和必经之路。

  从表面上看,长条山既不巍峨也不高大,但是树木丛林,杂草丛生,怪石嶙嶙,密度之大,便于隐藏,敌方阵地A型和S型战术通道紧紧相连,坚硬牢固,分上下两层,高射机枪6挺,上下各3挺,装备配置较好,火力强大,弹药充足。

  山上山下,东南西北各个方向,都能相互支援,协调作战。驻防长条山守敌,是越方凉山特工大队绿平分队的一个女兵排,该排女兵27人,少尉1人,中尉1人,合计29名。(敌方资料来源于此战结束后,我方从守敌阵地缴获翻译得到的)长条山北面为我军攻击正面,地形较为平坦,稻田成片,视眼开阔,十分有利于越方守敌打阵地战,打狙击战。该阵地南面为越方纵深腹地,山连山,森林成片相连,非常有利于守敌隐蔽逃跑,迅速撤退,并分股打游击之战。

  为了更多的消灭敌人,为了减少我先头部队不必要伤亡,为了大部队迅速向越方纵深打击前进,师首长张万年决定,急调我军坦克部队坦克4辆,立即投入战斗。在坦克部队的掩护下,在我方炮火再次打击掩护下,我先头部队再次发起攻击,参战人员英勇顽强,不怕流血牺牲,猛打猛冲,一鼓作气,经过前后4个多小时的敌我较量拼杀,最终参战将士将长条山之顽固守敌全部消灭。我攻击部队占领山头后,缴获敌方大量武器弹药。

  同时,参战人员也惊讶的发现,死在战壕之中的全部是越南女兵,她们上身无军装,下体无军裤,光着脚,只穿背心和短裤,肢体分离,血流成片,可见战斗的场面十分残酷和震惊。越南女兵的战斗作风及宁死不降的顽强精神,使我参战人员深感惊叹。出于国际法人道主义精神,我方将越方死亡女兵就地埋葬。

  长条山之战,证明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人道之师!文明之师!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三日,中央军委下达集结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十万军人奉命集结在云南至广西的772英里的边防战线上,二十五日,我军完全封锁中越边境全线。1979年2月17日凌晨,我军炮兵部队数十万发炮弹摧毁了越军表面阵地有生力量,我步兵部队全面进攻,直到我军攻下谅山,深入越南40多公里,从2月17日至3月5日宣布撤军,短短17天,双方合计伤亡10万以上,日均6000人,用血流成河来描述这场边境战争绝不夸张。

  当年尘封的中越自卫反击战残酷的战事内幕

  1、首战两天伤亡4000多人

  2月17日6时25分,我广西至云南772英里边防部队阵地,以猛烈密集的炮战开始轰击越军阵地,持续近一个小时的炮轰,基本摧毁了越军表面阵地的有生力量,我军坦克部队配合步兵开始向越军阵地纵深推进,然而,我军猛烈的炮战并没有致命打击消灭久经战火熏陶的越军主力,我军步兵遭到了越军的顽强抵抗。由于我军深受文革乱军的影响,单兵素质,远不如越军,加之我军大部队行径作战,伤亡巨大。17日,东线部队在我军炮兵的猛烈炮轰之后,开始了友谊关突破,然而,无论是基层指挥员,还是战士,都缺乏实战经验,战士冲击时队型过于密集,越军的炮火,自然是会钻进我军战士的躯体,伤亡惨重。

  17日、18日,我人民解放军部队广西和云南战场,传来两天伤亡达4000多人的消息,而且战场大批伤亡人员出现,更使我军后勤部门措手不及,无力全部救治,伤员死亡很多,教训深刻,我军前线指挥机关和中央军委震惊了,中央军委和东线指挥许世友,西线指挥杨得志,命令我军后勤部门增加部队加大抢运伤员的战斗,把战场伤员运回后方治疗。我军进入实战初期,死亡率确实相当高,个别连队伤亡甚至到达了百分之九十,一般作为尖刀连的部队,最后一个连回国的一般只有十几个人,一个班剩下不到一两个人。我军前线指挥机关面临战场现实,善打游击战的许世友,立即改变作战部署,直到2月底以后,我军的伤亡才逐渐减少。

  查阅1983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档案,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我军歼灭越南正规军近6万人,其中击毙敌人42000多人,击伤10000多人,俘虏2000多人。我军伤亡2。7万人,其中阵亡将士为六千多人,负伤战士为2。1万多人。但从另外的资料显示:中越伤亡总数近乎相等,中方约6万多人,越方不到8万人。但中方伤亡中,伤者占大多数,死亡仅6000余人。越方则死亡率很高,死亡人数约近5万人。

  2、500多名烈士不是倒在敌人枪口下死亡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解放军阵亡将士六千多人中,有五百多人并没有死在敌人的炮火下,而是死在了当时解放军自己的劣质武器手中。文化大革命时期,部队受到冲击,兵工厂生产质量下降,武器低劣,结果在战场上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对越自卫反击战时的尖刀连,我军士兵的手榴弹扔过去不爆炸,冲锋枪开两下就卡壳,甚至炮弹在炮膛里就爆炸的事情非常多,许多战士都因此牺牲了。在受伤战士中,因自身武器质量问题而负伤的战士也占据了相当的比例。

  3、中越自卫反击战为什么不进攻河内

  1979年2月1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动用20万人的兵力,在772英里长的战线上对越南发动了进攻。在两个星期的战斗中,中国军队以伤亡惨重向越南一方推进约40公里。2月20日,西线大军攻克老街,经朗多、封上,3月4日攻克沙巴。东线大军同日攻克谅山,越北各重镇为解放军控制。而谅山以南皆为平原地带,适合中国装甲部队作战,越军再也无险可守。但是,我军刚从文化大革命的破坏中走出来,单兵素质差,指挥员合成指挥能力低下,武器装备落后,综合作战能力不强。我军的坦克质量很差,很容易就被越军摧毁,发射的炮弹不会爆炸,有的炮兵部队在战争头一天所发的炮弹的数量比过去20年所发的都要多。

  而越美战争刚刚结束,作战经验丰富,他们使用的是握着缴获美军的装备、苏联援助的大量军火和过去中国支援的军火,越军士兵普遍装备AK冲锋枪,而中国士兵还在使用56式半自动步枪,战士就连钢盔都没有装备,我军一个四O火箭筒阵地遭越军炮击,弹片就从班长李建国右侧耳朵上缘将半个头顶削去,脑浆崩了一地,当场牺牲。越军炮兵尤其了得,打得奇准不说,炮的单口径就比中国军队使用得大,且射程远,威力大。

  1979年,我军就吃了越军远程炮火的大亏。我军的通讯指挥系统极其落后,仍停留在五六十年代水平。东线军区前指许世友司令下令:“歼灭之!”的命令,传到下面却变成“原地组织防御”,致使歼灭目标越852团经过扣屯以南公路溜出重围,导致穿插迂回高平敌西侧后的战术企图归于失败,就是一个大笑话。空军方面,苏联援助的米格21和米格23歼击机已是越军制式装备,而同时期中国还在使用歼6,即米格19。因此,在攻打谅山、老街等其它边境城市的时候付出的代价很大。所以,在打下谅山之后进一步行动,对解放军是很不利的。从中国军队暴露的问题来看,1979年时的国军队作战的方法,还跟50年代差不多。中方没有出动空军,因为那时候的战斗机,特别是歼击机没有全天候作战能力,白天可以作战,其它时候作战能力不强。现代化的战争是不可能这样的,所以空军不可能在越南有什么作为。

  1979年中越战争其惨烈程度直逼朝鲜战争。昆明军区在对对越自卫反击战总结时提到:“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我军牺牲6900余人,伤14800余人。2月17、18日两天,伤亡达4000多人,后勤部门措手不及,无力全部救治,伤员死亡很多。”也许中国人至今都还记得电影《高山下的花环》中描述的浴血场景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背后是无数士兵生命的代价。1984年的老山战役中,中国军队牺牲939人,支前民工64人,山头被炮火削平几公尺,地表阵地一片焦土。

  西方媒体在中越战争的报道中指出,中国解放军仍然依赖队形密集的步兵,用“人海战术”冲击敌人的阵地在越南付出了巨大代价。我军高级参谋人员,虽然个人骁勇善战,但年龄老化,不愿放弃传统的防御战,对进行一场现代战争毫无准备,在重武器装备和用兵理论方面同越南人相比大为逊色。我军士兵在战场上只认识自己的指挥官,作战中一旦指挥官阵亡后,军服又没有军衔识别符号,士兵不承认新来的陌生人是他们的长官,作战单位也随之解体和混乱状态,使得我军遭受伤亡。

查看更多:我军 万年 作战 部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