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游戏 > 正文

温州28人走私柴油逃税5.6亿 最高被判无期徒刑

[2019-06-12 08:00:08]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原标题:温州28人走私柴油逃税5.6亿最高被判无期徒刑新京报快讯据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信消息,2019年6月5日上午9时,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对黄某青、黄某明等28人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及黄某明犯开

  原标题:温州28人走私柴油逃税5.6亿 最高被判无期徒刑

  新京报快讯 据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信消息,2019年6月5日上午9时,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对黄某青、黄某明等28人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及黄某明犯开设赌场罪一案进行宣判,以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被告人黄某青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走私普通货物罪、开设赌场罪判处被告人黄某明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他26人均以走私普通货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至10个月不等,并处罚金8千万元至8万元不等。

  据悉,自2016年1月开始至2017年5月被查获,仅一年多的时间内,被告人黄某青、黄某明等28人逃避海关监管,采取从海上偷运入境的方式,相继购买“金石157”“海观山88”“宏浦 135”等 10余艘船舶,共计436个航次,前往境外海域共过驳24万余吨柴油走私入境销售,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高达5.6亿余元。

  1、该走私犯罪团伙规模庞大、层级分明,以”家族式+公司化”模式运作,分股东、管事、区块业务、普通员工四个层级,赋予不同的管理权限,领取不同的薪酬,表现突出者还有机会晋升。犯罪团伙成员各有分工和协调。被判决的28名被告人中,黄某青、黄某明、黄某平、黄某秋的家族成员就有11名,包括夫妻、子女、外甥媳等。

  2、该走私犯罪团伙反侦查意识强,设置“接头暗号”,明确内部人员分工,通过联系上家、出海接头、过磅柴油、过磅卸油、同步销售、马仔顶包、统一口径等多步骤完成走私犯罪。除了与上家使用接头暗语外,该团伙还通过隐匿船舶真实身份、订立攻守同盟、使用他人银行账号收支款项、使用不记名网络电话号码进行内部联络,作案手法极具隐蔽性。

  法院审理查明

  1、2016年1月至3月,被告人黄某青、黄某明、黄某平、黄某秋、周某文合股共谋走私柴油,安排被告人张某萍、郑某、黄某威、陈某式、黄某等人分别负责销售、财务、船舶出海、码头装卸及望风等事宜,并雇佣他人驾驶“2号”“3号”“金石157”“海观山88”“宏浦135”等船先后26个航次前往境外海域共过驳2.7万余吨柴油入境销售,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57923432.28元。

  2、2016年5月至6月,被告人黄某青、黄某明、黄某平、黄某秋、周某文合股共谋走私柴油,安排被告人张某萍、郑某、黄某威、陈某式、黄某等人分别负责销售、财务、船舶出海、码头装卸及望风等事宜,并雇佣他人驾驶“金石157”“海观山88”“祥鸿11”船先后4个航次前往境外海域共过驳1700余吨柴油走私入境销售,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3930949.08元。

  3、2016年9月至10月,被告人黄某与吴曦(已判决)等人合股共谋走私柴油,安排被告人李某伟负责码头过驳柴油,并雇佣叶某飞(已判决)为随船管事,林某中(已判决)为船老大,驾驶“海观山198”船先后2个航次前往境外海域共过驳900余吨柴油走私入境销售,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2029161.74元。其中,被告人李某伟参与1个航次,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1012617.52元。

  4、2016年10月至12月,被告人黄某青、黄某明、黄某平、黄某秋合股共谋走私柴油,安排被告人郑某、黄某威、陈某式等人分别负责销售、财务、船舶出海、码头装卸及望风等事宜,并雇佣被告人邱某寿等人驾驶“金石157”“海观山88”“宏浦135”“弘恒286”“海翔118”“顺开21”船先后107个航次前往境外海域共过驳7.5万余吨柴油走私入境销售,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135702542.64元。其中,被告人王某新参与“金石157”“宏浦135”船共18个航次,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26362494.71元;被告人邱某寿参与“金石157”“海观山88”船共25个航次,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28737924.20元。

  5、2017年1月至5月,被告人黄某青安排被告人王某新、陈某雷、戴某龙以及陈某弟(另案处理)等人分别负责销售、财务、船舶出海、码头装卸及望风等事宜,并雇佣他人驾驶“弘恒286”“宏浦135”“海翔118”“顺开69”船先后149个航次前往境外海域共过驳7.6万余吨柴油走私入境销售,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216933511.79元。其中,被告人王某新参与“宏浦135”船42个航次、“顺开69”船6个航次,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85644685.95元;被告人陈某雷于2017年4月至5月共参与83个航次,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117556000.74元;被告人戴某龙于2017年1月至3月参与“弘恒286”船42个航次,于2017年4月参与“海翔118”船13个航次,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69513752.31元。

  6、2017年1月至5月,被告人黄某明、黄某平安排被告人陈某式、郑某、余某远、鲍某和等人分别负责销售、财务、船舶出海、码头装卸及望风等事宜,并雇佣被告人邱某寿等人驾驶“海观山88”“顺开21”“振佳6”船先后91个航次前往境外海域共过驳3.7万余吨柴油走私入境销售,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93545326.91元。其中,被告人余某远于2017年3月至4月参与“顺开21”船25个航次,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23919461.57元;被告人邱某寿于2017年1月至2月参与“海观山88”船6个航次,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6060460.06元;被告人鲍某和于2017年1月至5月参与“海观山88”船48个航次,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51936358.88元。

  7、2017年4月至5月,被告人黄某为谋取非法利益,安排被告人李某伟负责码头过驳柴油,安排被告人翁某丰负责码头引导油罐车过磅,并雇佣他人驾驶“博远01”“鑫海油5”船先后57个航次前往境外海域共过驳2.28万余吨柴油走私入境销售,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5479余万元。其中,被告人翁某丰参与4个航次,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380余万元。

  8、2015年4月至6月,被告人黄某明伙同他人摆设赌场20余天,抽取头薪20余万元。

  法院认为

  被告人黄某青、黄某明等28人逃避海关监管,采取从海上偷运入境的方式,结伙走私柴油入境销售牟利,偷逃进口环节应缴税额特别巨大,行为均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被告人黄某明又以营利为目的,开设赌场,情节严重,其行为又构成开设赌场罪,应予并罚。根据犯罪事实和情节,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编辑 贾聪聪

  责任编辑:

为您推荐